ad
返回
我是范蠡
加载中
前往首页搜索小说我的书架个人中心
第六百四十四章 ?泛舟大江

范蠡说:“子媚,那些当兵看不见我们吗?

子媚说:“放心吧,范君,他们的眼睛都被我屏蔽了。我们尽管走进去就是,来,你跟在我后面走,脚步轻一点。”

子媚拉着范蠡的手,大摇大摆地朝禹王庙走去。这个不大的建筑,里里外外都是当兵的,防守得十分严密,看样子两百个人只多不少。这也可以看出,越王对西施十分重视。

二人放轻脚步,从当兵的身边走过,那些当兵的丝毫没有察觉。这样的法术,子媚施展过很多次。每次都成功地帮助范蠡度过难关。

来到门前。那门虽然破旧,但还是紧闭着,上面挂着一把锁。范蠡拿出黄飞云送他的那把匕首,用起越女功,只听“咯”地一声轻响,锁被切坏,推门进去,只见一盏昏黄的油灯亮着,西施满脸愁容地坐在灯下。

范蠡走过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妹妹别吱声,我是范蠡!”

西施大吃一惊的样子,但眼前什么也没有。范蠡说:“我和子媚来救你出去。你不要说话,我带你出去,你放心,子媚施展了法术,这些当兵的看不见我们。”

西施使劲地点头。

子媚过去,在西施两只眼上抹上一点口水,说:“好了,我们可以走了。放轻脚步。”

子媚拉着范蠡,范蠡拉着西施,鱼贯而出。

离开禹王庙,子媚收了法术,大家互相看见了、西施一下子仆倒范蠡怀中,范蠡也抱住西施,二人泣不成声。

再看子媚。靠在树上,喘息不止。范蠡大惊,放开西施,说:“子媚,你怎么了?”

子媚说:“没什么,我有点累。”

范蠡用脸一蹭,感到子媚脸上都是冷冷的汗水。范蠡意识到,事情很严重。现在他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,还没有脱离危险。而子媚的情况很严重。他们只有一匹马,驮不动三个人的。

范蠡说:“你们等着,我去弄匹马来。”

子媚说:“范君,你身上那个玉佩,可以帮助你隐身。去吧。”

范蠡回到禹王庙,不一会就牵来一匹马,这样三个人就有两匹马。西施单独骑一匹,范蠡把子媚抱上马背,然后跨上去,两匹马便在丛林中前进了。

子媚的情况很严重,几乎在马背上坐不住。范蠡只得一只手抱着她,一只手驭马。西施不会功夫,但二十年练习舞蹈,身体灵活柔韧。没事陪吴王去操场玩,也学会骑马。

他们必须不停地走,一直到脱离越王掌控,才能算是脱离危险。

走到天亮,他们已经走出丛林。视野开阔起来。

西施说:“范郎,我们这是往哪走?”

范蠡说:“我们往长江边上走,我的兄弟叔常正在那边等我们,我们只有到达江边才算脱离危险。”

禹王庙的那些当兵的发现西施不见了,他们至少等到天亮,才能确定范蠡他们逃跑的方向,然后骑马追来,这时候距离他们有半天的路程。

禹王庙距离会稽只有几十里,会稽城里很快就会得到消息,如果这时候越王正好返回会稽,他就会立刻组成一支轻骑队,追赶而来。

所以。范蠡他们除了吃饭喂马而外,必须不停地走。

子媚的情况很糟糕,昏昏沉沉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事情很明显,之前子媚功业耗尽,不得不回山修炼,但是刚刚修炼时间不长,西施有难,他为了范蠡不伤心痛苦,便现身帮助。施法之后,她已经支撑不住了。但是她不愿意离开范蠡。哪怕即刻现出原形也在所不惜。

范蠡当然知道子媚的心情。子媚这样他只能干着急,仙家的事他不懂,一点忙也帮不上,所能做的就是一路紧紧抱着子媚。

所幸,一路并无阻碍。有一天,范蠡高兴说:“我们再走三十里就到江边了。我走过这里,认识路。当初我还在江边的小村住过一宿。”

西施也很高兴。摆脱越王的控制,她就能和范蠡永远在一起了。子媚睁开眼,说:“范君,我也很高兴......”说完又闭上眼睛。

正说着,范蠡大吃一惊说:“不好,追兵赶上我们了。快走!”

回头望去,只见几百个骑兵,打马追来,一边跑一边呼喊。潮水一样涌来。

范蠡和西施打马狂奔。但是范蠡的马驮着两个人,跑不快,西施的骑术不好,也跑不快。

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,西施惊慌道:“范郎,他们追来了,怎么办?”

范蠡说:“妹妹,跑啊,还能怎么办?”

如果只是范蠡一个人,这几百人未必就能抓住他,他受到小越女训练,又跟越女飞燕学习了越女剑法,虽然只学到一点皮毛,但已经是天下无敌手了。

但是现在他要照顾子媚,西施不会武功,这仗就没法打。

西施说:“范蠡,你不要管我们了,自己逃命去吧。”

范蠡说:“别说傻话,要死我们一起死!”说着抽出宝剑。

追兵追过来了。距离越来越近。范蠡叫道:“妹妹,你往江边跑,我来抵挡一阵。”

西施的脸红,眼睛也红了叫道:“我不跑,我和你一起死!”

马队迫近了,几支长矛向范蠡刺来,另有几支长矛向西施刺去。范蠡心中一凉:“老天,想不到会这样结束!”

就在这时,奇迹出现了,只见一个蓝色身影飞过,接着就是几声惨叫,那几个当兵的喷着鲜血从马背上栽下来。

紧接着,那身影飞去,又是几个当兵的从马背上栽下来。

范蠡狂喜,大叫:“我们有救了,谢谢你飞燕大姐!”

来者正是越女飞燕。越女一边杀敌一边叫道:“不要废话,赶快往江边跑。”

范蠡说:“妹妹,我们快走!”两匹马就朝江边跑去。

飞燕挥动宝剑,如入无人之境,那不是战斗,直接就是屠杀。她身影过处,越军便成片倒下。

但是,他并不能阻挡越军朝江边靠近。范蠡和西施来到江边时,一条渡船正开过来,开船的是老船工渡陶,船上站着叔常和渡陶的孙子小波。

叔常说:“大哥,快上船吧。”

范蠡下马,把子媚抱上船,西施下马,范蠡她上了船。然后跳上岸,他要帮助飞燕脱困。

飞燕和越兵已经打到江边。这里战马已经跑不开了。当兵的跳下马来围住飞燕。飞燕展开神功,疯狂屠杀。一见范蠡回到岸上,大叫:“快走!”

范蠡说:“大姐,我们一起走!”

飞燕叫道:“你这人婆婆妈妈,一起走得了吗?一阵箭雨飞去,大家都得死。”

远处几匹马上驮着几个人。飞燕边打边说:“那不是勾践那小子吗?要不要我帮你杀了他。”

果然是勾践,站在远处指挥,怪不得越军在飞燕的狂杀之下,也不肯退去。

范蠡说:“他是我的君王。不要杀他。”

叔常也上来站在范蠡身边,一见飞燕那仗打得那样惨烈,这个充满野性的汉子,也心惊胆战,说:“大哥,我们走吧,一点忙也帮不上。”

范蠡喊道:“大姐,我们先走了,你也抓紧走吧。”

飞燕喊道:“走吧走吧,真啰嗦!”

范蠡喊道:“大姐,带上越姬去齐国找我。”然后对渡陶说:“老人家,开船吧”

渡船掉头向江心开去。范蠡抱起子媚,说:“子媚君,你怎么样了?”

子媚睁开眼,笑笑,无力地说:“范君脱险了,子媚很高兴最后为你做一点事。你也许不知道,我是多么喜欢你。”

她躺在范蠡怀中渐渐变小,脸上出现毛发,手上胳膊上都出现毛发。最后变成一只二尺长的小兽。

范蠡抱着子媚大哭:“子媚......”

叔常说:“大哥你看!”

上游一只小船急箭一样驶来,转眼来到他们的渡船边。小船上划船的正是子媚的弟弟少华,船上坐着须发皆白的胡丘老仙,另一边是美貌无比的瑞云。

范蠡刚想说话,瑞云便飘过来,抱起子媚,回到自己船上,交给老仙。

胡丘抱着那个小兽,失声痛哭:“我的孩子,你怎么这么傻呀!”

一挥手,小船箭一样朝下游开去,转眼消失在江面上。

范蠡和西施泪流满面,面朝下游喊道:“子媚,保重!”

船到江心,回到望去,江岸已经安静下来。仗打完了吗?

今后还能见到越女飞燕吗?

平静的江面上腾起薄薄的雾气,渡船驶进雾气中看不见了。

ad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单击屏幕尝试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wap.qxxlw.com尝试搜索
  • 上一章
    下一章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换源
    换源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夜间
    夜间
    日间
    日间
    报错
    报错
    章节目录
    关闭弹窗
    换源阅读
    关闭弹窗
    字体减小
    字体放大
    灰色背景
    浅蓝背景
    橙色背景
    浅绿背景
    章节报错
    章节报错

    点击弹出菜单

    提示
    速度-
    速度+
    音量-
    音量+
    男声
    女声
    逍遥
    软萌
    开始播放
    ad